福建工程学院-软件学院官网 院长信箱 书记信箱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中心

从福建到台湾——黄建

新闻中心 管理员 692次浏览

 没有怀揣太多的期待与盼望,只是存着一颗复杂的心和沉重的灵魂,离开了我爱的所有人,也许将要是由娘胎以来与家人分隔最久的一段日子,没了父母耳旁的叮咛,没有了兄妹身边的欢闹,没有了志同道合的朋友聚一起大谈所爱。我想我定会不习惯。高中那会儿也离家,但总没有这次的感觉来得新奇古怪,毕竟那时只要兜里揣着人民币,就随时可以搭上回家的车,然而那时却总会由于年少叛逆,故意好几个月不回家,觉得离家越远越好,以为这样便可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。

那个黎明,一句淡淡的“我走了”,藏了数不尽的依恋,背上行囊上了车,安静地听着歌曲。那个时段的二环路,空旷,安静,晃着微微的神秘。兄弟俩讲了没几句话便到了学校。

五点,也许大家都没怎么睡,但却精神抖擞。今天,同学们吹着青春的号角,冠以镀金的名义将要去一块特殊的土地,有的人为了寻找,有的人是去游历,还有的人漫无目的。公路千回百转,不久我们便转换了交通工具。伴着渡轮后面绵延近一千米的白浪,我踏上了一段为期八月的奇特旅程,去演绎一场也许根本就不属于我的行为艺术。我不知道会怎样,也没有人可以预测会有什么改变。第一次坐这样大的船,在船尾呆了两个小时,船尾什么人都有,有人做生意的,有人探亲的,而我打酱油的吧。吸着各色人物吐出来的二手烟,加上猛烈的海风和美丽的白浪,嗅觉与视觉强制地抑制着我想吐的感觉。

船到台中,过了安检,我们上了学校安排的车,这才接触了台湾人,听到了电影里常听到的那种腔调,心里泛起了一丝丝愉悦。我们的目的地是台南,坐落在台湾西南部的一个直辖市,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座古都。从台中到台南要2个小时,公路两旁是广褒的田园,我想这里应该是个平原地区,要是自己有辆车多好,可以随走随停,甚至可以走上田埂,肆意躺下,尽情享受这旖祣风光。在高速服务区吃过午饭,我们继续上路,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,“台南应用科技大学”八个繁体大字映入眼帘,这就是我们即将生活的安乐窝。比起清一色的福建工程学院来这里仿似天堂,有许多的曲径通幽,风景甚美。小而精致是它给我最深的映像。见过旧日的老师,一番寒暄之后,就安排了宿舍,于是整理房间,接着吃了母校恩情馈赠的盒饭,再来就是shopping time了,初来乍道,总是有太多的东西要添置,以至于思绪凌乱,只能先买些能想得到的东西。取台币也成了每个人的必由之事,台币看起来很漂亮,用起来可就难受了,20几年的计算思维早已在脑中根深蒂固,面对突如其来的“消费券”,也只能咂舌。经过几天的生活,渐渐发觉这里的物价是福州的1.52倍之间。初到一个地方,当然是了解衣食住行为先,花了几天时间看了看这里的商业形态和周边配套,发觉出行成了我们最大的问题,这里公车极少,计程车相对较贵,最近的商场步行也要半个钟,而且这里机车盛行,这种肉包铁的交通方式虽然便捷,但极不安全,由于这种因素,生活的范围就会常常被局限在方圆一公里以内。除此之外,应该一提的是这里的饮食,虽然台南人同样喜甜,但是他们的食物动辄煎炸烤烧,对于平日喜好蒸焖炖煮的体质来说,难免有些不适。总之,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加上课业多了,生活圈小了等等因素,人不免有些低落,于是极力寻找娱乐点,学校的体锻室和撞球室成了最理想的乐园,因为我很乐意挑战自己体能的极限,也很享受每一个角度的计算后听到那一声撞球落袋的声音。那里也成了专业里不少男生的聚集地,切磋交流,相聚甚欢。

假期里,最能想到的当然是游玩了,台湾有个相当奇特的假期叫做春假,有大概一周的时间,相传是日据时代日本人留下的假日。假期里,我们都筹划着游玩了好些地方,也收获了好些东西。

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两个月,人是会随着境况改变的,不会改变的叫做顽固不化,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呆了两个月,就足以撼动一个人的一些思维,一些习惯,通过渐渐地了解与适应,我想我应该差不多习惯了这个地方,至少这个学校,这个永康区,相信它会改变我一些东西,也相信我能收获到一些东西。我想人活着就是经历,有憧憬但没有目的,可弹性的计划不敢也不愿轻易向人诉说,因为劲度系数并不是我能控制的,唯有慢慢修炼,希望可以像那首诗一样,待到山花烂漫时,他在丛中笑。

感谢风雨,它未曾阻碍我们来时的路。

感谢风雨,希望它也不要羁绊我们归途。